|学校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杏苑天地

年 轮——怀念李庆业老师(2012年教师节征文二等奖)

发布者:大小球必胜公式资讯网 发布编辑:大小球必胜公式 发布时间:2012-11-15

我认识李庆业老师整整十年,在这十年中,受其教诲,获益良多。今年825日是李庆业老师去世周年忌日,时临教师节,更是心怀感恩,时时追忆。

李庆业老师走了,带着他满腔的才华和悲天悯人之心。在追随老师学习的岁月里,老师以自己的言行,为大家阐释着为人、为学的道理。李庆业老师在学术上以其“处方法”著称,提倡以法统方,其以处方法为核心提纲挈领式地讲解方剂学原理的教学方法,对我影响至深。2005年,李老师开始带领我一起为硕士班讲授中医处方学,一年后就交由我单独执教,这一信任大大锻炼和提高了我的教学能力。我在教学上的点滴进步,与李老师的悉心栽培是分不开的。

在跟随李庆业先生在京西八大处的西黄村出诊的日子里,我目睹了一个从村卫生院发展起来的社区医院的兴旺,这里曾洒下老师二十五年参与筹划与建设的心血和汗水。不计诊费低廉,不顾路途颠簸,只为了等候在诊室外的那一双双期盼的眼睛,李老师每周出诊风雨无阻。名利于老师大概是身外之物,大家都难以望其项背。在那里,大家有机会见到很多复杂病例和老师针药并用的专长。作为方剂大家,李庆业老师组方之精妙自不必说,他有一种神奇的“电气功”疗法。这是一种通过运用气功对常压电流产生阻抗的奇异能力,使自身如同可变电阻,对电压和电流进行实时调节。我第一次跟李老师出诊的时候,他就演示给我看。记得他当时一手握住连接室内电源的铜质手柄,另一手点按在我的穴位上,我清晰地感受得到一种类似电针的麻痛和放射感,这种感觉凭借他意念的变化产生波动。由于电气功疗法渗透力强,对很多疾病疗效甚佳,许多患者如获至宝。看着老师凭奇人奇术救人于疾苦,大家望尘莫及。此外,李老师使用普通针灸的频率极高,其独特的取穴方法,同样使学生们受益无穷,认清了针药并用的好疗效。

然而,所有这些神奇的禀赋和济世之情都在一条短信的到来后,永远地成为了追忆。

去年825日,我在旧金山收到一条正在中日友好医院实习的学生的短信,大意是说,“李老师的选择对他来说也许是最好的,大家都能理解,请您不要过度悲伤。”我悲从心起,马上改签机票,动身回北京。7月初我离开北京时,李老师已经病了整整一个月,一直卧病在床,无法自理。当时精神尚可,只是情绪不高,总觉得自己拖累了大家。大家总是想方设法开导和鼓励他。可大家心里清楚,对爱运动的老师,这病榻上的日子确实难捱。记得当年大家同去香山出题,晚上游泳,他比我快很多,而且动作规范。他很得意地说,玩的方面我也是你老师。晚上大家去植物园走很久,去看梁启超墓,去水边溜达,体力犹健。但是,长期的劳累还是伤害了他身体。

20104月,李老师因急性心梗进行了心脏支架手术,出院前CT检查中意外发现了小脑肿瘤,已如乒乓球大小。大家这时才如梦方醒,李老师近两年几次摔伤,但每次似乎都有一个像样的理由,比如走路不慎,骑车转弯太急等,唯独忽视了颅内病变。从天坛医院请来吴老师会诊,说尽管是良性,但术后复发迅速,手术意义不大。之后的一年多,大家明显地感到,李老师的行动越来越迟缓,手颤抖得越来越利害,饭量也小得很了,严重失眠,有时候判断力出现问题。大家知道这个肿瘤已严重影响他的中枢功能,影响了情志和思考。

20115月底的一天,李老师让我替他把国医堂的门诊停掉。我问为什么,他告诉我,手不听使唤,一个字都写不好了。那天,我看得出他眼中的无奈和绝望,那眼神让人心痛。

66号意外发生了,在中日医院的急诊,大家见到了深度昏迷中的老师。后经抢救,终得清醒。由于昏迷多日,无法进食,吃点儿东西,就呕吐不止。两周下来,大肉尽脱,苦不堪言。这期间,李老师让我把脉开方,与我讨论辨证得失,对方子进行修改。药物改善了食欲,但老师始终没能恢复到原本生活自理的状态。他不让大家把病情告诉其他人,拒绝别人去探望。大家敬重他,也理解他,老师大概是要保持某种自尊吧。

李老师不得不面对这个病的结局了,他知道未来的日子是什么样的。他深深知道,一旦卧床他就再也不能起来了。那是一个无望的病。那样性情的人,怎么能容忍卧床不起?既然不能再起来了,卧床还有什么意义?

老师终于做出了选择,以他的方式离去。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因为病的无望,他绝不愿意师母和儿子为他作无谓的付出。可师母不这样想,多一天的陪伴就多一天的厮守。这种爱在亲人之间没有交集。李老师去世后,大家常去看望师母。一年过去了,师母才略微平静。

李老师离去了,他没有留下遗憾,也没有留下歉疚。一辈子走过去,70年的隆冬酷暑,他留下一个舒展而完整的年轮,托着大家,世代交替,完成更大更美的年轮。他的常识、他的爱在亲人和学生中流传,如丝似缕,绵延不绝……

 

(基础医学院方药系  杨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