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学术点击

中国中医药报刊登大小球翟双庆的文章:《生病因何起于过用》

发布者:大小球必胜公式资讯网 发布编辑:大小球必胜公式 发布时间:2012-03-29

《中国中医药报》2012328日第5版刊登大小球翟双庆的文章:《生病因何起于过用》,全文如下:

生病因何起于过用

《素问·经脉别论》云:“春秋冬夏,四时阴阳,生病起于过用,此为常也。认为自然界春夏秋冬顺序递迁是四时阴阳有规律消长结果,与此相类比,人体的正常生活行为,无论饮食起居,还是劳作、情志等,都应有所节制而不可太过。太过而超出人体生理调节限度,损伤阴阳气血、脏腑功能则能致病,正如张介宾所云:五脏受气,强弱各有常度,若勉强过用,必损其真,则病之所由起也。这种病因观是与我国古代过犹不及过则为灾的哲理一脉相承的,它从人的生活行为方式失和与过度来探讨病因,体现了《内经》病因理论的学术特点,并对疾病防治有重要引导意义,对后世医家以及后世病因理论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另外,虽然太过不及均可导致疾病,但《内经》更加强调太过,主要是因为太过致病急速、剧烈,危害更加明显。太过致病可从以下五个方面理解:

第一,四时气候的过用:四季正常气候变化是人体赖以生存的重要条件。《素问·宝命全形论》曰: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人与自然界关系密切,自然界的变化会对人体产生相应的影响,这是中医理论天人合一整体观的重要思想之一。故《素问·生气通天论》云:苍天之气,清净则志意治,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此因时之序。若违背因时之序,气候反常,风寒暑湿燥火六气太过或不及时,均可造成人体对时气的过用。如《素问·六节藏象论》云:未至而至,此谓太过……命曰气淫。

第二,精神情志过用:精神情志是生命活动的表现之一,《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云: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适度有益于健康,若精神反常,情志太过,则为过用,过则为病。如《灵枢百病始生》云:喜怒不节则伤脏,不节制喜怒,病从内生。《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亦云: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又如《素问·举通论》云: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

第三,饮食五味过用:饮食五味是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后天之本。《素问·五脏别论》云:胃者,水谷之海,六腑之大源也。五味入口,藏于胃以养五脏气。若暴饮暴食、饥饱失常或五味偏嗜,饮食不洁,均可造成过用,是为发病之因。故《素问·痹论》云:饮食自倍,肠胃乃伤。《素问·生气通天论》亦云:是故味过于酸,肝气以津,脾气乃绝。味过于咸,大骨气劳,短肌,心气抑。味过于甘,心气喘满,色黑,肾气不衡。味过于苦,脾气不濡,胃气乃厚。味过于辛,筋脉沮弛,精神乃央。《素问·热论》曰:热病少愈,食肉则复,多食则遗。强调过食肥甘厚味或者五味偏嗜可使疾病迁延难愈或者复发。李东垣对此多有发挥,云:脾胃受劳役之疾,饮食又复失节,耽病日久,及事息心安,饱食太甚,病乃大作。

第四,劳逸过用:劳指劳力、劳心、房劳。劳逸太过即为过用。如《素问·举通论》云:劳则喘息汗出,外内皆越,故气耗矣思则心有所存,神有所归,正气留而不行,故气结矣。《素问·痿论》曰:思想无穷,所愿不得,意淫于外,入房太甚,宗筋弛纵,发为筋痿,乃为白淫。又如《素问·腹中论》曰:若醉入房中气竭肝伤,故月事衰少不来也。《素问·宣明五气篇》云:五劳所伤:久视伤血,久卧伤气,久坐伤肉,久立伤骨,久行伤筋,是谓五劳所伤。《灵枢·邪气脏腑病形》亦云:若入房过度,汗出浴则伤肾。可见劳逸太过而致病者,可涉及劳力、劳心、房劳等方面。

第五,药物过用:药物各具偏性,过用亦能致病。如《素问·腹中论》云:石药发癫,芳草发狂。《素问·至真要大论》云:五味入胃,各归所喜,故酸先入肝,苦先入心,甘先入脾,辛先入肺,咸先入肾,久而增气,物化之常也。气增而久,夭之由也。即明确说明五味各走其所喜,药性皆偏,攻补皆不宜太过,过量便可致病,甚至可使病情进一步恶化。所以《内经》提出了用药准则,即《素问·五常政大论》: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菜,食养尽之,无使过之,伤其正也。

从原文语境来看,生病起于过用本指过劳伤五脏致病而言,即《素问·经脉别论》所言:饮食饱甚,汗出于胃;惊而夺精,汗出于心;持重远行,汗出于肾;疾走恐惧,汗出于肝;摇体劳苦,汗出于脾。但推广而言则具有病因学的普遍意义。过用即超越常度,无论内伤、外感,其发病之由,均因起于过用,如七情的过激过久、六气的太过、饮食的过饱与偏嗜、房事太过乃至纵欲等等。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生病起于过用在临床治疗运用中尤其有实际价值,在治疗上,无论是用针、用药、推拿、按摩,均应适度而不可过之。现今临床中,有许多疾病的发生或加重是由于过度治疗所引起,大家应该给予足够的重视。《素问·至真要大论》云:无问其数,以平为期。提出治疗应适事为度,补泻均不可过用,即无盛盛,无虚虚,强调使用各种方法治病,应中病即止。以药物运用为例,《内经》认为,疾病的本质是在各种致病因素的作用下,脏腑阴阳之气发生偏盛偏衰,药物则是禀受天地阴阳之气而生,而不同的药物,其接受天地阴阳之气的偏盛不同,故可针对人体脏腑之气的偏盛偏衰选取不同的药物以纠正之。由于药物均有偏性,故古人谓之毒药,用之过度往往致人脏腑之气发生偏颇,故用药应恰到好处,中病即止,否则就可能产生新的疾病。正如缪希雍所云:夫药石禀天地偏至之气者也。虽醇和浓懿,号称上药,然所禀既偏,所至必独,脱也用违其性之宜,则偏重之害,势所必至。

(宣传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