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学术点击

中国中医药报刊登大小球梁永宣的文章:《皇汉医学》与《皇汉医学丛书》(下)

发布者:大小球必胜公式资讯网 发布编辑:大小球必胜公式 发布时间:2012-04-12

《中国中医药报》201249日第8版刊登大小球梁永宣的文章:《皇汉医学》与《皇汉医学丛书》(下),全文如下:

《皇汉医学》与《皇汉医学丛书》(下)

陈存仁与《皇汉医学丛书》

陈存仁(1908年~1990年),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名中医,原名陈承沅,出生在上海老城厢一个没落的绸缎商人家庭。他在上海中医专门学校毕业后,师从丁甘仁、丁仲英父子。1928年,陈存仁创办了国内第一份医药卫生常识方面的报刊《康健报》,当时他才20岁。1929年自设诊所,独立行医,成为民国时期闻名国内的中医。在陈存仁的行医生涯中,出版中医药书刊是其中非常重要的内容。1930年,陈存仁的老师、编撰出版了《中国医学大辞典》的谢利恒推荐他为商务印书馆编撰《中国药学大辞典》,该书由世界书局1935年出版,很快赚取了丰厚的利润,因此商务印书馆再次邀请陈存仁编一套皇汉医学丛书。陈存仁认为,皇汉医学丛书是把日本人研究汉医的书籍,系统化地分类编译出来,需要去日本实地考察搜求图书。于是,世界书局向陈存仁提供6000元编撰费、1000元赴日访书费。世界书局(未署编辑名)在文前《发刊缘起》中提到了当时组织出版的四条原则:一曰整理医籍使有条贯可循;二曰公代世守秘方共以利它为念;三曰校刊木版善末以资流通;四曰??译外人研究所得做为参证之用。故有裘吉生《古今图书集成》和陈存仁《皇汉医学丛书》的出版。这种出版思维及视野在中医文献发展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笔。

之前陈存仁行医之余就曾在北京、上海等地多方留意收集日人汉籍,并通过通信邮寄方式从日本购买一些书籍。1936年顷赴日后,更是遍访书肆,购置了大量医药书籍邮寄回国内,返沪后他整理了旧藏的日本汉医书籍、赴日访得书籍共计400多种,其中大部分内容为汉语书写,又加上小部分日语近代名医著作,编辑为一大部丛书。为高质量完成此事,陈存仁还聘请了自然科学研究所日本人野村上昭负责翻译。

之后的一年时间里,陈存仁陆续向世界书局交稿,同时排版校对并付印,1936 年至1937年间丛书陆续刊行,全书共72 种,分为13类。其中包括总类8种,有《内经》、《难经》等医经注释及考证、传略、目录等著作;内科学19种,主要为《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等典籍文献的研究注解;外科学1种;女科学3种;儿科学3种;眼科学1种;花柳科学(性传播疾病)1种;针灸学4种;治疗学1种;诊断学1种;方剂学10种,含名方、验方、家藏方、方剂词典、古方分量考等内容;医案医话类11种;药物学7种;论文集1种,涵盖了当时日本汉医研究精华。书中载有焦易堂、陆仲安、顾福庆题词,及萧龙友、徐相安序文,以及陈存仁自序,他还特别提到从百种书籍中选择72种,其依据为:日本多纪氏谨严之逻辑,丹波氏明晰之诠释,东洞氏自立一派,汤本氏独抒卓见,宫献氏研究精密,冈西氏证引博洽,以及久保氏之科学见地,岩崎氏之治学功夫,并足称述。

令人不解的是,《皇汉医学丛书》中未收录上述人物中提到的汤本的著作,仅将其弟子大?V敬节著、汤本求真阅的《中国儿科医鉴》和《中国内科医鉴》二种书籍纳入。大?V敬节(1900年~1980年)曾在昭和时期为复兴汉方而尽力,他出生于日本高知县汉方医世家。1927年受中山忠直《汉方医学的新研究》和汤本求真《皇汉医学》的影响和启示,立志学习和研究汉方医学。19302月,为学习汉方医学,他毅然离家到东京拜汤本求真为师,在汤本医院学习汉方医学。他曾撰写了多达1000页的《皇汉医学》学习笔记,后于1932年作为《类证鉴别皇汉医学要诀》出版。1950年与同道一起创立日本东洋医学会,1974年参与创建北里研究所附属东洋医学综合研究所,并担任第一任所长,1978年起兼任日本汉方医学研究所理事长,为今日汉方医学的复兴与发展构筑了坚实的基础,并获得日本医师会最高优功奖。

《皇汉医学丛书》的出版引起中医界广泛关注,使国人能充分了解邻国日本对中国医学的关注程度及整体研究概述,对中日传统医学的交流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当时任中央国医馆馆长的焦易堂还以中央国医馆的名义聘请陈存仁为考察日本汉方医学的专员,这可能成为日后陈氏赴日的主要途径。与初版时隔20年后的19551956年,《皇汉医学丛书》曾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单刊发行,1993年又由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重刊,但遗憾的是,二书均去掉了36版中所有序文。2007年,学苑出版社策划出版了《皇汉医学丛书(精编增补版)》,收有上文二种医鉴之书,以及汤本求真之《日医应用汉方释义》(国人华实孚译书时由《临床应用汉方医学讲解》改为此名),但目前未见收录《皇汉医学》一书。

名医陈存仁曾与汤本求真谋面

上海名医陈存仁在自著《银元时代生活史》一书中详述了他赴日本购买汉医籍及与汤本求真见面的难忘经历。

原书未载赴日本的具体日期,据推测当在1935年至1936年间。为了完成世界书局委托的工作,经过16小时飞行,陈存仁从中国上海抵达日本长崎,后到关西神户购书,又转至名古屋,专程抵达一家中堂书铺,之前他曾常年委托该处购书,在书店又得购大批书籍。书店主人名木下其中,当他看到陈存仁热衷收集汉医籍时,便热情推荐与本人熟悉的汉医名家汤本求真,还放下正在营业的工作,与陈存仁共同前往汤本求真家中拜见。当时虽汤本求真年事已高,但还是非常有礼貌地接待了陈氏。两位同行相见恨晚,汤本谈吐谦虚,寻问了陈氏许多问题,且由他的夫人按照日本礼节跪着煮茶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告别之时,陈存仁还得到了汤本赠送的二本汉医著作,两人还约定相互通讯,但在仅仅通讯两三次后,汤本便离开人世,陈氏在《银元时代生活史》中表达了无限惋惜之情,并在后来第三次赴日本时到其墓地凭吊。就目前所见资料,笔者推测,陈存仁很可能是见过汤本求真的唯一一位中国医生。

一位面见过《皇汉医学》编辑汤本求真,且将编辑日本汉方医书为己任的中国名医,在其后命名出版的《皇汉医学丛书》中却未收汤本求真的著作,其中原因目前尚待探究,希翼有识之士进一步研讨。

(宣传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